关于日本:一百年前的女仆咖啡厅

壹读 壹读 2015-04-29 08:00

今天我们聊聊咖啡厅女仆,这个大正时期的平民娱乐。

 

首先谈谈女仆咖啡厅的产生背景:在开国维新的明治天皇与穷兵黩武的昭和天皇之间,夹着一个自由民主的大正,其在位期间,民主之风与浪漫主义吹进文化的各个领域,人们追求自我解放,整个日本的文化氛围达到前所未有的臻盛,被称为大正浪漫。大正浪漫时期产生了一系列新鲜玩意儿,女仆就是其中一个。今天受人追捧的咖啡厅女仆,一百年前还是1.0版本,并不具备萌属性,她们只是咖啡厅文化的附属,现在的女仆文化正是以大正女仆为基础开发的。

 


△是不是有邻家大姐的味道

 


△东京二人转

 

近代日本的咖啡厅始于明治末期。1910年,几个大阪商人在川口的外国人聚集区开了第一家店,装潢风格与菜单内容均效仿巴黎伦敦的咖啡屋,基本是挣老外的钱。第二年,留法归国的画家参照大阪咖啡厅的模式,在银座也开了一家名曰プランタン的咖啡厅,紧接着又连着开了俩家店,分别叫ライオン与タイガー、他经常邀请一些文人骚客到店里做客,咖啡厅渐渐地咖啡厅取代了往日沙龙的地位,不过这个时候的咖啡厅规模与受众都较小,除了文艺圈人士外没人去。

 


△文艺圈人士在咖啡馆开会

 

△咖啡厅タイガー

 

△咖啡厅ライオン·路人行色匆匆

 

大正时期宽松的社会环境,成了小资情调产生的温床。就像中国青年爱去丽江住客栈一样,当时的日本青年也都爱去东京这种大城市喝咖啡,兴许还能在里面跟芥川龙之介要个签名,但就咖啡厅发展而言,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咖啡厅的真正普及是在关东大地震后,也许是生命的脆弱与易逝让时人瞬间懂得了生活的意义,这个时候咖啡馆数量急剧增加,它已经不是大都市青年的专利,远在九州与北海道的小镇青年也能感受到咖啡豆的文艺力量了。

 


△新时代文艺青年首选:喝咖啡!

 

紧接着是什么也很好猜,咖啡厅越开越多,激烈的行业竞争开始了,但总有人会脱颖而出,这一次引领时代风骚的又是机智勤劳的大阪人(大阪人擅长打仗之外的任何活计,被称为日本的“意大利人”),他们推出了女仆主题咖啡厅,女仆们穿着花边白色围裙装(也有水手服),肩膀或者胸前带有绣章,颇有情调,其主要负责端茶倒水的服务工作,偶尔也与客人聊聊天。这里要说一下的是,女仆是没有工资的,她们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客人的小费,小费的多少完全取决于女仆自身的服务水准,单一的服务限定使她们只能靠微笑博得顾客好感,因此她们也被称为卖笑女郎。配置女仆的咖啡厅被称为大阪式咖啡厅,在谋获商业专利的道路上,可爱无害的大阪人越走越远。

 


△围裙妈妈的诱惑

 


△胸前的徽章标识

 

但是,单纯的端茶递水显然不能让女仆的功用得到最大的发挥,客人的意见汇总到大阪老板那里演化成了实践。1923年,大阪的咖啡厅首创跳舞场,青年们可以在喝咖啡之余,谈谈情跳跳舞,与心仪的女仆来一次近距离接触。到这时,女仆的存在意义已经突破了单纯的接待范畴,当时的青年学生异性交际极其有限,而女仆咖啡厅一对一的相处方式,满足了他们对自由恋爱的向往。对于城市工薪阶层而言,下班后来这里小坐一会也成了一个不错的休闲选择。

 


△谈谈情跳跳舞

 

当然,也有一些咖啡厅坚守着自己的道德底线,坚持用男服务生。同年,从巴西圣保罗归国的水野龙在在南锅町2丁目(现银座七丁目),开了一家专门供应巴西咖啡的咖啡馆,由于使用的是南美进口咖啡豆,所以在当时也备受好评,但因为用的男服务生,相信大家也不感兴趣,我就不费笔墨写它了。

 

时间到了1928年,一眨眼,大正天皇都过逝两年了。这一年,世界相相当动荡,关东军在东北炸死了张作霖,上海举行了反日大游行,经济危机也近在咫尺,国际局势波诡云谲。但这又如何?咖啡厅的大阪老板只关心他的营业额。这些年,大阪人的生意越做越大,已经在东京开了多家分店,蚕食着东京本地咖啡厅的商业空间。同时,大阪人的商业创新也被很多各地竞相盗用模仿,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女仆咖啡厅的短暂春天过去了,未来是什么颜色,他正苦苦求索。

 

但这难不倒勇于探索、实业报国的大阪人。这回,他们迈出了划时代的一步,大阪道顿崛的ニオン(店名)把花柳巷的那一套借鉴了过来,推出了“kiss进呈”、“色情料理”、甚至丧心病狂的“肢体陪聊”,饮料种类中也增加了白兰地、威士忌等酒类,经营时间也延迟到深夜,出没于咖啡夜场的女仆们更是因其服饰风格被称为“夜蝴蝶”。以上措施的推出,使大阪老板们被同行称为“咖啡厅里的色情先锋”,大阪在咖啡行业成了色情的代名词。业主经营范围的扩大也使女仆的收入来源更加丰富,为了小费,她们会对顾客进行色情暗示,进行店外约会也是可以想象的,也有不少人直接成了顾客的小三与情人,各取所需。大文豪太宰治与川端康成年轻时就经常厮混其中,与店中女仆双双坠入恋爱长河之中。

 


△喝完这杯,还有三十杯

 


△自己看字幕

 


△秋日里与女仆恋爱更有感觉

 

那些只想安静喝杯咖啡的人渐渐远离了日益浮躁的女仆咖啡厅,他们选择去传统的咖啡馆和契茶店度过午后时光。至此,咖啡厅变成了俩派,一派主打女仆,另一派专攻咖啡。

 

色情元素的加入,使男人们爱咖啡胜过爱喝酒,相对应的是咖啡厅产业的壮大,仅1933年的东京,就有8000家咖啡厅,共计18000名女招待,其中还不包括以咖啡之名从事性交易的花柳女性,像银座的咖啡厅ライオン(店名)就拥有三十多名美女招待。就一些色情咖啡厅而言,通常一楼是茶座,二楼都会设置一个精致的和室,由女仆扶着醉酒客人上楼使用。

 

咖啡厅日渐增长的色情之风,自然引起了警视厅的注目。以东京为例,1929年1月至1934年末,警视厅管下的秘密卖淫检举数达到了2310件,其中与咖啡厅女仆相关的占七成。于是,警察坐不住了,1933年,咖啡厅被视作风俗业置于警视厅的管制之下,同时政府还出具了相关规则:咖啡厅营业时间不得超过午夜12点;每俩张桌子配一个女仆;咖啡厅的商业选址不得靠近学校,以免荼毒日本未来的花朵。

 


△客人在二楼的和室享受服务·一脸淫笑

 

色情女仆咖啡厅的火爆离不开当时的外部环境,日本从明治开国到大正浪漫,一直在进行取缔公娼的努力。1931年国际联盟东洋妇女买卖调查团来日更是加速了废娼运动的进程,公娼的衰落,自然导致私人买春行为的泛起,那些情色咖啡馆的成功正是钻了国家政策的空子。

 


△情色咖啡馆一条街

 


△男子的梦想天堂

 

咖啡馆顾客的增加意味着花柳店客户的减少,因此,花柳店也适时推出了摩登女郎套餐,与传统艺妓风双管齐下,以期招揽顾客。虽然这一套餐客观程度上加速了这个古老行业的更新换代,但反响不佳。咖啡厅的女仆比花柳艺妓更加自由奔放,前者与雇主之间是自由的人身关系,而艺妓更多地是因贫困或其他原因被迫地参与到花柳行业之中,人身依附关系较强,缺少自由,工作主动性自然没有女仆强;再加上女仆在当时是个新鲜的舶来品,自然能引起猎奇者的兴趣;最关键的是,女仆咖啡厅费用低廉,只要1到3日元,而同时期的花柳巷要5日元;因此,夜幕降临的东京,女仆和咖啡更配哦。

 


△一块钱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但可以与女仆畅饮咖啡,共赏名曲

 

1945年战争结束,美军主导了日本社会的民主化进程,提供性服务的咖啡厅被取缔,继而代之的是单纯为喝茶而喝茶的契茶店,二派合一,但其娱乐上的空白导致其沦落成退休老干部的疗养之所。咖啡馆辉煌不再,原先经营咖啡厅的商人们纷纷转战酒吧与俱乐部。他们的退出也顺带净化了咖啡厅经营的空气,褪去了咖啡馆保护外衣的陪侍服务在酒吧和俱乐部之中更是一种纯粹的存在。

 

动漫兴起后,剧中的女仆形象勾起了商人们对往昔辉煌的回忆,于是纷纷借鉴,女仆们重新回到了咖啡店。色情不再,纯情依然,女仆这一角色经历了一百年的沧桑历久弥新。

 


△新时代的女仆咖啡馆

 

大正时期咖啡厅女仆璀璨星空般的存在也给了作家们丰富的创作灵感,广津和郎在1931年出版的小说《女给》,便是以咖啡厅タイガー(店名)的女招待山口须磨子为原型写就的,此外,还有永井荷风的《つゆのあとさき》、安藤更生《银座细见》、谷崎潤一郎的《痴人的爱》、以及林芙美子以自己经历写就的《放浪记》,感兴趣可自行参阅。

本文精选自 壹读,更多精彩文章请扫描二维码或关注yiduiread,壹读微信公共帐号

 

果壳小伙伴

果壳精选欢迎自媒体入驻,Email联系media@guokr.com,请注明“果壳精选自媒体合作”。

来自壹读查看原文

果壳精选 早晚给你好看

下载